1. <cite id="ydqqf"></cite>
      1. <label id="ydqqf"><s id="ydqqf"><wbr id="ydqqf"></wbr></s></label>
        <meter id="ydqqf"><ins id="ydqqf"><kbd id="ydqqf"></kbd></ins></meter><meter id="ydqqf"><ins id="ydqqf"><i id="ydqqf"></i></ins></meter>

          1. 歡迎來到華中雜文網!
            • 1
            • 2
            • 3

            三支煙

            2018-09-25 15:45:20作者:雷雪峰打印訂閱
            [導讀]我看了一眼父親不忍再看,父親和母親到車門邊為我送行,我不敢回頭,這一次眼中的淚水再也抑制不住了!

             


            雞蛋.jpg

             

            中秋節,手機上不斷收到朋友們發來的問候微信,語言還是過去的翻版,圖片也多大同小異,如果一一回復,恐怕這個節日就在沙發上過了,可在心里,老父親的身影總是在浮現。回老家看看父母還是在漢看微信?我決定馬上動身回老家。

            老家在距漢100多公里的鄉村,開車上三環從青鄭轉京珠高速,出蘄嘉不到個半小時的光景,就到了老家小縣城——嘉魚。快到老家的那一刻,望著太陽下那些童年記憶的山丘,不免悵然若失。山丘似乎越來越矮,田地也顯得荒蕪,路比從前平坦暢通,但幾乎沒有行人,路過的村莊非常寂靜,風也沒動,馬路兩邊樹木呆若木雞,似乎不像以往,沒有半點歡迎游子回鄉的感覺。

            老父親是否在家?事前應該打個電話。不會去養老中心打麻將了吧?我拿起手機拔通了父親的號,鈴聲響了半天無人接聽,正想掛掉,父親蒼老的聲音傳了過來,我空蕩蕩的駕駛室好像有了生機,一個人駕車的疲憊寂寞一下子全部消失。輕車熟路地在破舊的老屋前停了車。

            老屋門口的水泥地上鋪曬著棉花,肯定是母親才從地里揀回的,冬天父親會用他們種的棉花為幾個兄弟彈幾床棉絮,城里買的絮薄,睡覺冷,他的絮是新棉,而且一床絮起碼用幾斤棉花,厚厚的,誰家需要誰家拿去。

            可能聽到我開車門的聲音,父親才從屋內出來,兒子回來父親一臉笑容,滿臉的白胡茬和縐紋讓我突然心酸得想流淚。

            堂屋里到處是破衣爛鞋,桌子上用幾塊瓦楞紙鋪著說是防灰塵,顯然父親是怕弄舊了我去年為他添置的實木新桌,椅子也被他藏起來了,他舍不得用,我想笑,心里卻在哭。父親還是生活在上個世紀的世俗里,外面的世界顯然不屬于父親。他讓母親去廚房為我煮湯圓,我在堂屋里和父親抽煙,父親接過我遞給他的第一支煙,自己顫抖著摸出打火機點著,問了我的近況,我一一回答,說幾次給我打電話沒打通,是不是換了號碼,我這十幾年沒換過號碼,父親肯定是不記得我的電話了,那么長的一串數字,在他的腦子都成了模糊的影子。

            父親記不記得兒子的電話不重要,他心中兒子根本就不是數字,兒子是他生命的延續,兒子的命就是他的命。談話間,鄰里幺奶奶拄著拐棍從門口過來,幺胡爹去逝多年,幺奶奶卻仍然傲立于人世,她老人家身體也只剩下皮包骨頭了,但說話的聲音還和從前一樣,她告訴我她的幾個兒孫姑娘們的近況,有的過得好,有的還冇過好,孩子們都在城里去了,她一個人在這鄉下孤苦伶仃地過著,她還記得我的生日,我和她的二兒子同歲,只是月份不同,二兒子遠在浙江打工,她今天在盼著大兒子回來,她念叨了幾遍,兒子該回來了。母親把我買給父親吃的香梨拿了兩個給幺奶奶,她不肯要,母親硬塞給她,這就是鄉親鄉情!

            母親把米酒湯圓端給我,在湯圓碗里放了紅糖,我本來就沒餓,吃不下,但是母親親手做的,不吃母親肯定會多想,便想用筷子夾兩個吃,沒想一償到母親做的湯圓的味道,感覺又回到兒時。小時候母親做的吃的,幾個兄弟都搶著吃,還生怕母親偏心每只碗里放的分量不一樣,其實母親心里兒子的分量都一樣,兒子都是母親的心頭肉。一口氣吃完母親的湯圓,父親問我還要不要吃一碗,讓母親去廚房弄,我實在吃不下了,讓母親自己吃,雖然母親做的湯圓甜甜的,但我的味蕾一半是苦澀。父親吃完后,我遞給父親第二支煙,聊起三舅爺,三舅爺是母親唯一的弟弟,也是我和弟兄們唯一的舅舅。小時候,舅舅家是我和兄弟們打滾的地方。外婆能做一手好飯菜,到舅舅家就像過年,吃得好,玩得開心。三舅家門口可以用石磙打稻谷,打完谷子的稻草散發田野的馨香,躲在稻草垛里睡覺能夠做許多美夢,夢里有星星和月亮,還有大灰狼和嫦娥、鬼怪……

            這次特地給三舅帶了一桶裝的勁牌養生酒,我讓母親記得給三舅,希望三舅能健康長壽,外甥和幾個姥表都沒什么來往,但總是沒有忘記三舅家門口的禾場和門口的老水井、井邊的那棵兒時攀爬的苦楝樹。只要三舅在,我和兄弟們的根就在,這就是中華民族所有子孫熱愛故土、思親念情的共識所在。

            臨走前,母親把一抽屜土雞蛋揀出來要給我帶走,我看母親揀蛋的手還是那么利索,知道不帶走母親心里會難受,父親也會見怪,每次回家這幾乎是慣例了,父親覺得他還是兒子們的依靠,他給東西兒子們,都是菜園子里的疏菜,菜園子桃樹上結的桃子,橘樹上結的橘子,地里芝麻榨的油,家里雞籠里的土雞蛋。盡管城里什么都有得賣,但父親說很貴,家里的東西不用花錢,我笑了。父親八十好幾了,還沒有老,還在自食其力,我愿意拿走父親省吃儉用留給我的一切,因為這是父親給我的寶貴財富。清貧的父親能給予孩子的只能是清貧,而這些使我心靈純潔而華貴。

            我準備起身了,又遞給父親一支煙,父親說不抽了,頭有點發暈,我看了一眼父親不忍再看,父親和母親到車門邊為我送行,我不敢回頭,這一次眼中的淚水再也抑制不住了!

             

            2018.09.25.于武漢  

             

            原 創 推 薦
            關于我們|版權聲明|聯系我們|加入我們|廣告服務|在線投稿 |入會須知
            黑龙江11选5平台黑龙江11选5主页黑龙江11选5网站黑龙江11选5官网黑龙江11选5娱乐 怀化 | 博罗 | 昌吉 | 阳春 | 乌兰察布 | 金昌 | 阿拉善盟 | 绵阳 | 信阳 | 乳山 | 临海 | 河源 | 吕梁 | 鄂尔多斯 | 七台河 | 林芝 | 廊坊 | 三亚 | 瓦房店 | 陕西西安 | 莱芜 | 海拉尔 | 澳门澳门 | 长兴 | 鄂州 | 任丘 | 威海 | 厦门 | 正定 | 周口 | 文山 | 溧阳 | 曲靖 | 瑞安 | 常德 | 肇庆 | 松原 | 巢湖 | 浙江杭州 | 淮南 | 台北 | 自贡 | 益阳 | 大同 | 咸阳 | 泸州 | 哈密 | 阿坝 | 温州 | 鹤岗 | 益阳 | 天水 | 漯河 | 上饶 | 吉林 | 台中 | 吴忠 | 晋江 | 巴彦淖尔市 | 淮南 | 阿拉善盟 | 随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菏泽 | 东海 | 河南郑州 | 兴化 | 榆林 | 黄冈 | 琼中 | 吐鲁番 | 株洲 | 博罗 | 莱芜 | 襄阳 | 海丰 | 衡阳 | 海北 | 乌海 | 龙口 | 内江 | 百色 | 晋城 | 丹东 | 吉林 | 宜宾 | 泰兴 | 黔南 | 灌南 | 神木 | 烟台 | 铜仁 | 铜仁 | 河北石家庄 | 绵阳 | 如皋 | 绵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