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ite id="ydqqf"></cite>
      1. <label id="ydqqf"><s id="ydqqf"><wbr id="ydqqf"></wbr></s></label>
        <meter id="ydqqf"><ins id="ydqqf"><kbd id="ydqqf"></kbd></ins></meter><meter id="ydqqf"><ins id="ydqqf"><i id="ydqqf"></i></ins></meter>

          1. 歡迎來到華中雜文網!
            • 1
            • 2
            • 3

            緣來緣往是先生

            2017-08-11 11:25:00作者:雷雪峰打印訂閱
            [導讀]江城盛夏,酷暑難當。想先生一定遨游在書海,勤勉于文山,妙評妙點詩林杏壇,享樂于中華優秀文化之中。歲月饒了先生,讓先生的詩酒文章盈溢楚山漢水、滋潤華夏心田。

             

             

             

            二十多年前,我與詩人田禾到長江文藝出版社冒昧拜訪趙國泰先生,沒有想到撲了一空,那天他恰巧不在。失望離開出版社的那一刻,也許就是后來與趙國泰先生相交的緣分。

             

            20世紀80年代長江文藝出版過兩本詩集,一本是饒慶年先生的《山雀子銜來的江南》,一本是王家新先生的《紀念》,這兩本詩集的責任編輯就是趙國泰先生,這兩本詩集是趙國泰先生編輯的眾多詩集中給我印象最初、也是最深的。后來趙國泰先生編輯的《白樺林·校園青春文摘》雖然影響大,并為長江文藝出版社帶來了非常可觀的經濟效益,也不及我對前兩本詩集的印象,刻入了骨髓。以致我覺得非寫下一點文字,留作紀念。

             

            10年前,一個偶然的機會,湖北人民出版社易學金先生說要介紹一位編輯高人我認識,結果,高人就是趙國泰先生。易先生所謂的高人,一是水平高,二是格調高,見趙先生之前他就告誡我,趙先生的個性有點與眾不同,一般人他是不見的,真可謂真人不露相。在趙先生的辦公室短暫見過一面,趙先生給我的印象如易先生所言,難以相交也。

             

            2012年,我創辦的圖書出版公司急需一名總編來審閱、處理書稿。華中師范大學鄒建軍教授說幫我推薦一位,結果推薦的總編人選竟然就是趙國泰先生。此時趙先生60出頭,剛剛退休,由此我與趙先生再續前緣,在趙先生的扶襯之下漸入學術出版的春天。

             

            盡管我們的出版業務以學術出版為主,偶爾也會為一些朋友出版詩歌和小說作品。作者水平無論高低,趙先生都會精益求精,逐字逐句審閱批注,趙先生說在長江文藝出版社干了30年,這是已經形成的習慣了。至今仍然活躍于湖北文壇的詩人、作家的諸多處女作品皆出自其手,著名作家有劉益善、董宏猷、徐魯等。至今在趙先生的書房仍然保存著大量湖北本土詩人作家人生的第一部作品,那些泛黃的書籍中不僅有作者的心血,也有趙先生無聲的奉獻,尤其是詩歌中的句子,趙先生總是仔細品讀,用心校正。趙先生曾經說過:編輯審稿校樣也是讀書,讀這類未刊階段的書籍,是其他學人沒有的眼福和快意。先生把工作當作學習,而學習又是快樂的,難怪先生30多歲就成為湖北文壇屈指可數的青年詩歌評論家。可以豪不夸張的說,如今長江文藝出版社詩歌出版的品牌就是趙先生在那段時間奠定的基礎。

             

            在辦公室常與趙先生聊文壇的那些事兒。談起那些年那些人的那些名句,先生記憶猶新、激動不已。盡管那個年代已去,那些詩句的意義未減、詩意未失。著名詩人黃聲笑的“挑山擔海跟黨走”,在當今的年輕人看來可能沒有共鳴之感,詩歌的語言是需要環境氛圍的,而這種環境不是自然環境,是那個年代獨有的政治生態環境與氛圍。談起羅高林和他的長詩《鄧小平》,趙先生說讀它如同作一次長途旅行,可見先生對詩人與詩作的情愫多么真摯而綿長。還有謝克強先生對詩的摯愛,令先生與他的詩歌情誼日久天長,真是令我羨慕不已。及至前不久《中國百年新詩選》編審會,先生進京面見耄耋詩人賀敬之與詩刊老人周良沛先生后告訴我,賀老精神很好,周老病情控制也不錯時,我深切感受到先生的詩歌現場感仍然非常強烈。為此常后悔當初和先生商量好創辦《華中詩刊》的想法,最終沒有實施夭折了。有些事是不能猶豫的,有些事也是不能拖的。猶豫一下人生就有可能失去機會,留下遺憾。記得出版《心濤哲浪》這本詩集,就因為在編輯過程中出現了拖拉現象,以至書出版后,作者殷增濤先生未曾看到。也許早幾天出版,殷增濤先生就不會離開武漢去神農架了,不去外地殷增濤先生發病后則可及時得到治療,不致于突然離逝。《心濤哲浪》書中可是有趙先生用心多日寫下的萬言點評。

             

            時間長了,我與趙先生亦師亦友,無話不說。先生總是巴心巴肝為我出謀劃策。湖北省雜文學會是我與先生的第二個交集。學會老會長張烽先生因年事已高,將學會交我打理,趙先生第一個站起來支持我。學會雖然有近30年的歷史,但是群眾組織,無經費、無場地、多年無活動。老實說我既沒有辦公經驗又沒有辦會經歷,先生多次幫我出主意,換屆會開完后不久就開辦了華中雜文網,既而又申請主辦《湖北雜文》季刊。雜文學會能辦下去,沒有先生的苦心支持是不行的。每期雜志,先生親歷親為,謹慎審閱、寧缺毋濫,生怕有些文章尺度過大給學會帶來麻煩,可謂用心良苦。《湖北雜文》每期設有“總編寄語”專欄,先生總愛用寥寥數語,道雜事、言雜話,有滋有味,品味綿長,有如一道別致的風景,成為刊物的點睛之筆。可見先生對文字之好,愛刊物之情,非我輩堪比,《湖北雜文》能成為刊中另類存世于期刊之林,先生功不可沒,假以時日定將功載史冊。

             

            江城盛夏,酷暑難當。想先生一定遨游在書海,勤勉于文山,妙評妙點詩林杏壇,享樂于中華優秀文化之中。余偶爾電話擾先生之靜而自責,實乃多日未見先生之相思也!常思歲月饒了先生,讓先生的詩酒文章盈溢楚山漢水、滋潤華夏心田。

             

                                                                2017.08.11南湖  

             

              

            原 創 推 薦
            名家專欄
            熱門信息
            關于我們|版權聲明|聯系我們|加入我們|廣告服務|在線投稿 |入會須知
            黑龙江11选5平台黑龙江11选5主页黑龙江11选5网站黑龙江11选5官网黑龙江11选5娱乐 齐齐哈尔 | 张家界 | 鹰潭 | 阜新 | 巴音郭楞 | 楚雄 | 凉山 | 香港香港 | 库尔勒 | 云浮 | 东莞 | 鹤壁 | 鄢陵 | 石狮 | 湘潭 | 张家口 | 马鞍山 | 潜江 | 河南郑州 | 大丰 | 辽宁沈阳 | 信阳 | 嘉善 | 广西南宁 | 莆田 | 滨州 | 菏泽 | 白城 | 燕郊 | 陕西西安 | 临汾 | 天水 | 澄迈 | 茂名 | 昌吉 | 佛山 | 惠州 | 鹤岗 | 海西 | 金昌 | 韶关 | 四川成都 | 海门 | 仁寿 | 温州 | 临海 | 乐平 | 东台 | 福建福州 | 马鞍山 | 鄢陵 | 连云港 | 松原 | 枣庄 | 广安 | 克孜勒苏 | 盘锦 | 镇江 | 锡林郭勒 | 和田 | 河源 | 日喀则 | 文山 | 安徽合肥 | 玉树 | 黄冈 | 铜川 | 建湖 | 保定 | 珠海 | 阿克苏 | 仁怀 | 澳门澳门 | 山西太原 | 江苏苏州 | 汉中 | 新余 | 霍邱 | 乐清 | 泰安 | 安吉 | 龙口 | 三门峡 | 石狮 | 张家口 | 厦门 | 长葛 | 高密 | 郴州 | 图木舒克 | 泰州 | 绍兴 | 义乌 | 淮北 | 象山 | 嘉善 | 任丘 |